Wednesday, May 21, 2014

在树屋的工作坊

先寫一個短的
其實我參加黃老師的工作坊已經有差不多兩年了
之前一直不斷上他的課一直糾結於自己多個課題
這次來馬來西亞
感覺跟以前不一樣了
做代表從來沒有像這次那麼投入 (所謂的入戲)
跟素沒謀面的同學內心的連结在樹林大雨的包圍下變得好親近
好像大家一早已經認識相約好大家在這裡等什么发生似的
還硬著要把兩個頌缽背上山只因為感覺這是我需要做的
這次在排列被選作個案代表時
也發現更容易接收在場上的直覺
甚至出现很多內在視像
因此我會不知不覺的覺得
這次我這個港女來馬來西亞樹屋好像撿到金幣一樣
怎麼這裡的人和地都對我那麼好呀?
怎麼都那麼喜歡我呀?
怎麼沒有像以前那麼怕跟黃老師說話呀?
然後昨晚妙瑩提醒了我
“會不會是你的心終於被打開了?”
“會不會是你自己已經改變了?”
“會不會是你自己終於準備好了?”
嗯。也是啊。
我想從前年的夏天第一次的排列
你們這次在樹屋看到的許美琪
就是那一次一次又一次之後
的蛻變




Wednesday, March 12, 2014

去學當女人


其實參加工作坊之前沒有太多的期望。因為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心思思和直覺很想看看究竟是什麼一回事。上課一開始Tara就開門見山的講進去女人的身體,陰道,子宮日常的性愛,自慰,甚至有關沒有性愛生活等等。這些本來就是現實很正常,在香港一直覺得不能談論,若開口說總是自己先尷尬得很也同時覺得聽者總是帶著有色眼鏡,或者被看作為很另類,每每讓我覺得納悶

聽著Tara這麼直接,不繞圈,我內心一陣喜悅,終於有人明白我一直想問這些有關女人很當然的事情了。接著學到的一些簡單的呼吸與身體的練習,當時身體給的反應就讓我感覺到這些練習會對自己的女性身體有很好保健的效果,而且同時是跟自己的心同步合一的。也很慶倖一班女人一個圈的這樣上課,當下能感覺大家都在互相支持,當中太多的感動時刻了,在感動中一起找回自己的力量,感覺在自己的傷口上塗藥膏了,特別舒服窩心。也特別喜歡在工作坊上,不會有壓力一定要講話。讓每個人順著自己舒服的方式參與着,喜歡沉默的儘管可以很舒服地只是聽著。當其他參加者哭訴她们自己以往經歷的同時,原來需然只是聽着,卻因為自己也有同樣的課題,會深深被打動,情緒一樣能激動的流動著,在過程中也同時一起達到療愈的感覺。

这次学到经验到的感觉到以后会讓我更自在,更美麗,有光彩,有活力,更喜樂自己當女人過着每一天。

這是多么好的啊!


Friday, February 28, 2014

原来也是一个延续


[鹏措拿着木工计算木材和平面图的图表,我们笑著说这个真的是给谁也看不懂呢]

如果有留意
在我停止写博客之前最后一篇文
就是有关老房子拆还是不拆
可能一直提不起劲
也是跟这个有点关系

八月回来后过来一阵子
一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后来到了十月份
突然收到讯息
原来他们还是决定把老房子拆掉

说实话
顿然觉得自己为着老房子的游说彻底失败了
我心里酸酸的流泪了
当时真的感到很难受
明明离开之前他们已经了解我的分析
感觉他们将会保留这所老房子
当时他们也是真的这么想
可是最后还是保不了

过了那么久
慢慢清楚了
终归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面对不了自己因此而感到的失败感
现在更明白了房子不是关键
出状况的其实是自己的心
那努力经营着自己所谓的坚持
被考验了
接受不了被推翻
最后是累了自己的心

也因为过分投入
当收到消息时
甚至觉得不知道怎么在博客里交代
觉得自己的声音慢慢变得细小到彻底的消失

心情过了这大半年
总算整顿好了
明白自己尽力了就不要问结果
况且项目是别人的
提醒自己要尊重别人的决定

好了又是时候回去了
回去之前
刚好那边发来建造房子的照片
一看了原来是三层高的传统木结构
比之前的老房子大了两倍
适合他们所需要的空间
立即忍不住在微信夸赞他
“木结构好漂亮呢”
因为之前他说经费的紧张
如果建新房的话就会选用钢筋水泥
一直心里就是不希望他们走钢筋水泥这一步

这天我终于站在半年前大家对话的地方
这个冬日异常的温暖
大家见面笑了

他笑着说:
“听说你知道老房子拆了之后很伤心啊”

我停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微笑着回答:
“是啊。因为那是我的专业啊”
“可是这个属于你们的项目,你可是最终的决定者。我很难想象你们面对的种种的状况。因此我绝对明白和尊重你的决定啊。”
“可是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是可以持不一样的看法的吗?”
“可是我真没有想到你最后选择了用传统木结构建这所新房子,好漂亮啊。我很开心呢。”
“谢谢你的选择。我真的猜不到呢”

他回答说:
“其实这个归功于你呢。”
(我想怎么会这样呢?我不是失败了吗)

他继续讲下去了
“要不是那几天你不断的跟我说传统建筑的价值,
我也不会改变想法,想到用最传统的木结构,
至少能体现你所说的。”
(是的,当时我用尽了所有方法,用不同的角度,解释自己的观点,真的是没间断车轮式的游说)

“还有也因为你给我说的,
影响到我的想法,
比如我想到以后可以游说村里有老房子的村民,
我能特别帮他们安排背包客到他们的家住宿,
条件就是村民不要拆老房子,
维修费用我也可以帮他们申请,
这样就能让村民了解传统的房子的价值,
为自己的房子自豪,
也有点点的收入帮补。
传统的房子也就不会消失。”

我听到这个不得不称赞
这个是很好的一个方法呢
而我真的没有想到
原来对方觉得
我是影响了他的想法

我一心只觉得房子拆不拆就决定了我的存在价值
房子拆了
我就变得跟整个事情已经没有关系了
只是一个外来的朋友
路过看看打个招呼而已

可是原来
需然失去了自己本来想保留的老房子
另一边厢在这新计划里
原来还是有影响到对方的理念
那一刻
我感觉很庆幸
很感恩
事情原来不是我预先想象的
原来现实不是单线性
也不是二元性的
不是只是
“是与否”
“好与坏”
两条出路
原来永远无法预知和精密计算到结果
而现实
每每超出自己的想象

仿佛我看到了
这就是宇宙的运作
呼唤我
别洩气
只要一直继续跟随自己的心
坚持自己的理念的游说那就足够了

也别站在原地抓得太紧地等待着
要相信
那朵花
到了对的时刻
在对的地方
终归会开
到时候
花的香味
会告诉我
一切很好

此刻
还是好好的享受
把种籽
埋在泥土里

谢谢这次的得失
谢谢鹏措

也谢谢自己
终于有勇气把这个经验写下来了
原来一切不是徒然
一直都是延续


上集 [老房子]
http://meikei.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21.html




Monday, February 24, 2014

继续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
感觉不到想写
甚至开始觉得这种写作很沉闷无聊
好久没有试过那么久这样放下
好像一时太多要写
雇不住
赶不及
太忙的时候
另一些事情又赶上了
像滚雪球一样
然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直致一个月前
我随口跟当编辑的朋友说
我停了写博客
我想。
嗯。应该是因为之前有忧郁症吧
啊!居然说出来了
承认了自己内在堵住那状态
其实之后也没有做什么
慢慢地感觉开始又顺了
那么久没有写
现在的好处就是
要写的真的好多好多呢

其实也好久没有画画了
那天我又回到夏河
早上在等着
对自己研究的进展与方向
心情有点反复
不知如何是好
然后慢慢坐下来
开始画着

原来对我来说
最好的静心
就是让手这样的挥动着

上一次这样画着

已经是去年
在美国的时候

画完了
看着这面镜子
我看到了自己
重新看到自己原本一直喜欢的
就在里面

好的
我准备好了
在这里
重新开始

Wednesday, August 21, 2013

老房子


















七月份初回到香港了
然後又去了蒙古開學術會議
沒有料到七月份身心都很忙
情緒反反覆覆
掉到低處
像沒有找到落腳點
心里折騰得很

然後毫無預計下
本來要去的心靈工作坊突然取消了
然後又在幾天內
朋友告訴了我
她國內的朋友的搞環保教育的NGO
剛在夏河買了一所老房子
就在我常常去夏河住的那條村裡
還離我常住的小房子就幾十步路的距離

他們正在煩擾想把房子拆掉
好讓建一所三層新的樓房
好讓空間大點
他們希望經營小所低價旅館
那麼也就能夠支持環保推廣的工作的經費
也就算是社會企業

我看了一下照片
心了焦急叫嚷著
“啊!不要拆吧!”
我心知道現在的夏河
跟我十年前第一次去的時候比較
像這樣的老房子差不多都已經消失了

在網上嘗試跟他們交流
發現他們拆房子的心願很強
心裡的焦急第六感說
“美琪!去吧!”
”乾脆的去一趟!”
“這幾天本來不就是去工作坊嗎” 「不是剛被取消了嗎』
”那麼去吧!去跟他們解釋,為什麼房子保護下來是最好的!”

其實他們
也很想得到更多的意見和交流
我跟他們也素未謀面
就這樣
兩天內決定了週末之後啓程
一大早從深圳飛蘭州然後坐上兩趟大巴
是啊
為的就是這所老房子
當然同時
也能探望我當地視如親人的朋友

這天下午我跟P坐在陽台聊了良久
他不時皺著眉
我們時而激烈交流彼此的論點
時而一起嘆氣
我說我明白你的考慮和壓力
可是我還是覺得我的方案是可行的
時而我們安靜無語
這也是我第一次做這樣的游說
心裡也是沒有什麼底子
感覺在摸石過河

然後
突然他笑著說
“哎,坐這裡聊天真的挺舒服的啊。是嗎?”

我心笑了,點頭。
”嗯,是的,好舒服呢。”

我說
“來,你就坐在這裡”
“我幫你拍個照片”

拍完了
“來,看,多美”
“老房子和你”









Tuesday, August 20, 2013

告別






















六月最後一天
離開波士頓的那個下午
距離去機場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我把帽子戴上
拿著鑰匙
趕緊走到附近的
那個屬於自己的小森林
我按著樹木跟她們說謝謝
也脫下拖鞋
腳踏著大地泥土
閉上眼睛
我謝謝妳們
這一年聽我的大叫大嚷
聽我的細訴
我閉上眼睛
眼前的湖泊
謝謝妳一直的安撫
然後我感覺到
妳們過來擁抱我
向我告別
告訴我
別害怕
一切都會好好的

在夜深的飛機上
我抽到藍色的顏色筆
在微微的燈光下
我把那個感覺
隨心的畫出來
當做個紀念

這一年有妳們
我真的好快樂




月圓





















離開美國前一個月
最後一次的月圓
那個晚上我把圍繞房間的窗簾全部拉高
月光把我的房間照亮

看著月光
我說今夜的月色真美
我說我想聊天
隨便閒聊著
就說到自己的父親

從小他一直為了家人
很努力工作
原來自己也找了
一個這方面很像父親的戀人
說這說著
哭出來了
眼淚流著
聲音抽搐著

我眼看著月亮說
我的父親
我終於明白您了
因為這次我找著
一位跟您這方面一模一樣的戀人
這次終於能
由心而發的
了解您
明白您了

這晚的月圓
好柔美
卻很強大
謝謝月亮




Wednesday, July 10, 2013

纪录


这是第一次把自己的画
这样的用画框放好
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
一直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入流
其实甚至好多年没有好好静心的画
在波士顿的时候在小本子上
画了十几幅小小的
都是用来表达当时的情绪的
都是没有计画
随着情绪操控握着笔的手
随意完成的
前几天好朋鼓励我
这些图画背后都有故事
何不开始考虑找地方展览这些图画
可是首先是要好好的想怎么样展示
便跑到宜家家私买了几个便宜的相框
在办公室把几幅弄起来了
完成后感觉很奇妙
之前一直有种不安
感觉到自己不行
要谦虚
这些随意画
怎么值得这样
我又不是艺术家
又不懂怎么用颜料
可是现在弄完了
感觉释怀了
是这样的
我终于看见自己了
我跟内在的小女孩说
我终于看见妳了
之前一直看不起自己
看不到自己
看不到妳

那么
现在就是时候
我要改变过去的模式了